数千亿元的辅助生殖市场 民营资本有三大机会点
数千亿元的辅助生殖市场,目前仍是公立医院主导的天下。但从上游医药器械及耗材,到下游的医疗机构,再到周边服务供应和互联网支持,民营资本均有分羹市场蛋糕的机会。

作者:李军

数千亿元的辅助生殖市场,目前仍是公立医院主导的天下。但从上游医药器械及耗材,到下游的医疗机构,再到周边服务供应和互联网支持,民营资本均有分羹市场蛋糕的机会。

910日,卫健委“三定”方案发布,多个计划生育相关司局取消,新设老龄健康司、职业健康司、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司等。有分析认为,此举预示国家卫健委的职责方向要从计划生育转向全民健康,全面放开生育政策很快到来。

而持续下降的人口出生数据,是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的一个重要因素。

8月,全国各地卫健委陆续公布了2018年上半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各地出生人口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以2017年全国出生率最高的山东省为例,今年上半年,山东各地的出生率出现了高达15%以上的下降,其中山东德州2018年上半年出生35564人,而2017年同期的数据为45533人,同比下降22%左右。另外一个人口大省江苏省,2018年上半年也出现了11%左右的出生人口下滑。

出生人口下降的原因是一个复杂而综合的社会问题,然而育龄人口尤其是高龄育龄人口的生殖健康问题是重要的因素之一。根据相关协会调查,我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已经达到12.5%15%,对应于4000万左右的人群;而20年前不孕不育的发病率只有3%,发病率的攀升和生育年龄的推后有着直接的关系。

不仅在中国,国际上,不孕不育已经上升成为继癌症和心脑血管疾病之后,全球第三大疾病。

有数据显示,90%左右的不孕不育患者可以治愈并正常受孕。然而,另外的10%由于各种原因无法自然怀孕的人群,即4000万中不孕不育人群中的400万人,则需要借助辅助生殖手段来实现怀孕。

辅助生殖产业规模将达数千亿元

1978年世界第一例试管婴儿路易斯布朗出生在英国开始,辅助生殖技术的发展已经走过了40多个年头。我国从1988年出生了第一例试管婴儿之后,试管婴儿已经进入了第三代试管技术的阶段。截止2017年底,全球成功出生的试管婴儿已经超过了500万例。

根据欧洲辅助生殖协会和中国国家卫健委不完全统计,2017年全年,全球一共进行了大约700万个试管周期,其中中国大陆境内的451家有各级卫健委颁发的生殖牌照的医院,贡献了其中大约100万个周期。以每个周期的平均诊疗费用人民币3万来保守计算,中国大陆境内目前的辅助生殖诊疗产业规模为大约300亿元;如果再将400万潜在有试管需求的人群计算在内,那么则是一个超过1200亿元规模、且快速增长的市场。如果再算上辅助生殖技术的周边服务及保健品产业,这一市场规模将达数千亿规模。

随着我国人口下行压力的不断加大,官方主流媒体也在不断强化针对辅助生殖技术的宣传和引导。人民日报在我国试管婴儿30周年纪念活动后,刊出了系列文章,其中于2018523日刊出的《试管助生育,不必有顾虑》,即为面向这种技术的科普和解疑。

民营资本的三大机会点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我国辅助生殖产业近十年来保持两位数以上的复合增长。全国试管周期数有望从2017年的100万个周期,达到5年后的200万个周期,即600亿元以上的规模。在这个高速增长的产业链中,从上游医药器械及耗材,到下游的医疗机构,再到周边服务供应和互联网支持,都存在相当多的机会。

针对辅助生殖医药器械及耗材,一个主要的机会在于进口品种的国产替代。例如,辅助生殖治疗过程涉及的医疗器械几乎是被国外生产商如VitrolifeWilliam A.CooKOrigio a/s等垄断。国内的生产企业有山东威高和上海力因精准医疗等,主要生产取卵针、胚胎移植导管、培养皿等辅助生殖相关医疗器具和耗材类产品。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随着近年来人工智能技术的飞速发展,机器视觉赋能优质胚胎筛选的实验室技术,也将带来巨大的想象空间。

作为辅助生殖治疗技术开展的主要科室,辅助生殖(免疫)科或者辅助生殖中心,仅仅从2001年开始,才在大多数三甲医院的妇产科中独立出来,拥有了相对独立的科室建制和临床服务体系。

按照国家卫健委每300万人口配置一个辅助生殖中心的规划,国内的辅助生殖中心还有将近100家左右的缺口。因此,民营资本第二个机会点在于针辅助生殖医疗机构的设立、合办或并购。

目前,全国试管周期数排名前十的医院中,已经有两家是民营医院:其中一家是在中国试管之母张丽珠教授指导下建立的爱维艾夫集团,另外一家是成都西囡妇科医院。

此外,生殖医疗中心的牌照已经有加速向民营资本放开的迹象。2015年通策医疗(600763)昆明生殖中心开业,2016年和睦家天津生殖中心成立,2018年锦奇医疗展开对海外具备生殖牌照诊所的收购。这些都为辅助生殖产业的市场化运作,提供了更多参考和借鉴的选择路径。而IVF(试管婴儿)高达50%的利润率或将吸引更多民营资本的加入。

民营资本进入辅助生殖的第三大机会点,则是通过互联网介入辅助生殖产业的周边服务。

不论是专注于医患沟通,还是致力于患者社区,抑或是打造医生个人影响力,甚至是开设O2O线上线下联动门诊,各类互联网平台也在不断的跑马圈地。该领域的垂直玩家好孕帮,从2014年至今,已经完成了数亿元人民币的融资。根据公开信息,不少互联网平台,已经通过垂直电商,海外试管服务等方式,实现了对商业闭环的验证。

然而,正如同所有的医疗类项目,国家监管政策的变化和医学伦理的演进将在很大程度上左右该行业的发展和前进。另一方面,民营资本做辅助生殖中心目前面临最大的竞争对手仍是公立医院。

毕竟,IVF(试管婴儿)年周期数排名前十的医疗机构中,8家都来自公立医院,而从拿到辅助生殖牌照的医疗机构数量上来看,公立医院也处于绝对优势地位。根据20174月原国家卫计委官网公布的全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和设置人类精子库的医疗机构名单,截至20161231日,全国仅有451家医疗机构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其中民营性质约40家。

而全国未来100家辅助生殖医疗机构的缺口,民营资本能占据多少席位,又能最终从数千亿元的市场中分得多少蛋糕,这一切都是未知数。

2018-09-11 12:49 | 来源:财新健康点 | 编辑:王晴晴 0
(0)赞(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20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