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首页> 访谈> 衍禧堂:让更多医创idea生根萌芽

衍禧堂:让更多医创idea生根萌芽

访谈头像

9月23日,由上海衍禧堂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创建的“HiMed衍禧医创空间”正式启用,在启用仪式上,衍禧堂创始人及总经理翟靖波宣布:上海首个由医疗社交平台发起的生物医疗专业天使基金——“HiMed生物医药天使基金”正式成立。不管是对衍禧堂还是翟靖波来说,这都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大事件,在衍禧堂成立的第八个年头,他们向着创立衍禧堂时的初心——“让更多的医创idea生根萌芽、完成产业化”又迈进了一大步。

记者/张旻翊 摄影/李静一

923日,由上海衍禧堂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创建的“HiMed衍禧医创空间”正式启用,在启用仪式上,衍禧堂创始人及总经理翟靖波宣布:上海首个由医疗社交平台发起的生物医疗专业天使基金——“HiMed生物医药天使基金”正式成立。不管是对衍禧堂还是翟靖波来说,这都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大事件,在衍禧堂成立的第八个年头,他们向着创立衍禧堂时的初心——“让更多的医创idea生根萌芽、完成产业化”又迈进了一大步。

从零开始 助力创新创业

今年的两会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成为了热词,而其实在去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李克强总理就曾发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掀起了一股创业热潮。作为顺应潮流的产物,孵化器在这个全民创业的时代也“遍地开花”了,根据科技部火炬中心的数据,全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已超过1600家,衍禧堂就是其中的一员。

2008年以前,孵化器远没有现在盛行,翟靖波也还在著名的全球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安永工作,为企业提供咨询服务。“跳出安永这家待遇优厚、非常优秀的事务所自己来创业需要很大的勇气,而且有想法是一回事,真正去做是另一回事。”从萌生一个想法到决定创业,接着去摸索去实践,再到慢慢坚持、一步步成功,这其中会遇到无数次的碰壁,创业从来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翟靖波说,既然决定要做,就要把它当做一份事业,不断为之奋斗。

“最初的我和如今衍禧堂孵化基地里的创业者很像,只拥有一个简单的工位,最忙的时候就找个实习生帮忙,花了半年左右的时间完成所有的筹建工作。”而在正式开始创业之路前,翟靖波用了近一年时间思考和规划公司的定位及发展,“我的先生是一位医药方面的创业者,他的经历让我对这个领域产生了独特而深厚的情感,所以当时我最先确定的一点,就是要做创新孵化基地,并且要专注于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领域,毕竟做孵化器跟做很多别的东西一样,专注于细分领域更有优势。”    

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领域有着行业壁垒高、产品开发周期长、高风险、高收益的特点,如何降低投资者、创业者的风险,加快科技成果的转化是一大难题,因此翟靖波花了很多时间咨询相关专家,探讨公司业务的各个细节,同时她也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在商务方面做咨询和服务的专业背景更好地帮助创业者,“我希望能够有效地将人才、技术、资本以及信息等资源整合在一起,通过协调、匹配资源的应用,让创业者在‘01’的过程中走得更加顺利。”

“天时地利人和”很关键

2008年,衍禧堂的第一个孵化器落户上海张江现代医疗器械园,翟靖波表示,之所以选择张江,一是因为张江对创新企业的扶助政策很多,有非常适合创业者的优惠场地可以供孵化基地使用,二是因为张江得天独厚的政策和创业氛围,“1999年上海市委、市政府颁布了‘聚焦张江’的战略决策,其中明确了张江园区未来的发展将以集成电路、软件、生物医药为主导产业,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张江已经积累了强大的资源、人脉、产业能力、公共服务平台,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在这里进行生物医药、医疗器械的创新创业有着先天的优势。”

第一个孵化器落地后,衍禧堂的发展十分顺利,“其实我在两三年内就已经实现了自己创业初期的目标,2009-2010年,公司先后被认定为张江高科技园区专业孵化器和上海市科技创业孵化器,这样的认可让我信心倍增,更加相信自己能在这个领域一展拳脚。”所以,翟靖波并没有停下前行的脚步,而是在衍禧堂原有的基础上不断拓展延伸,让公司快速成长。

2012年,他们的第二个孵化器在张江的国际医学园区落户,三年之后又在医谷建起了HiMed衍禧医创空间,据翟靖波介绍,在今年医创空间正式成立之前,他们就已经接到了很多项目的报名申请,“因为工位有限,所以不得不先对这些报名者进行筛选,毕竟我们在这个空间中精心准备了很多资源,总是希望能够让最有价值的项目最先获得支持。”经过筛选,已有几十家企业确定首批入驻医创空间。“在过去的这些年里,衍禧堂共孵化了近百家企业,公司服务辐射单位达到300多家,投资的企业达十多家,我们在张江,和所有的创新创业企业携手并肩,共同发展。”

发起HiMed医创社区 搭建人脉互动平台

“做好孵化器当然是衍禧堂的主要目标,但我们绝不满足于只做单纯的物理孵化器。”在规划公司的未来时,翟靖波并没有将打造多少孵化器作为目标,而是希望能够以孵化器为依托,为企业带去更有价值的服务。所以,在20143月,衍禧堂作为核心发起人,联合35位热衷于医疗创新的专家学者和产业领袖发起了HiMed医创交流社区,目标是将其打造成张江医疗初创项目孵化、转化和投资的平台。

35位发起人中,翟靖波最先找到的是上海分子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郜恒骏教授,“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跟郜教授说完我的想法,他问我,你这是想搞一个‘婚姻介绍所’吗?我说没错,我想把没有好项目的投资人,有好的技术、人才、项目但没有钱的创业者以及学术界的导师、专家等凝聚在一起,让他们在HiMed这个平台上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另一半’,帮助他们打造一个最佳的联盟、合作。”

如今,HiMed已经举办了三十余期沙龙活动,众多产业界大佬、投资界精英、张江的创业先锋参与其中,一方面,每两周举办一次的线下活动改变了张江各公司之间封闭的状态、促进了行业内的交流,另一方面,创业者也能在活动中更好地去了解产业动向、获取更多的帮助,这样的活动能让资源有效快速地“动”起来,互惠互利。“HiMed的定位偏向于公益性质,很难说它为衍禧堂带来了多少项目或者有多少很直观的经济价值。”但翟靖波始终认为,作为孵化器,能够搭建起这么一个人脉互动平台,让所有人都能够在这里有所收获,那就是最大的价值与意义。

“做HiMed医创沙龙最令人感动的一点,就是导师们都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其实也就是非常支持创业者们,而且有很多HiMed曾经抚育、支持、培养过的企业和企业家,在有所成就之后就自发自愿成为了HiMed的导师,用他们的实际经验去帮助其他的创业者。”翟靖波相信,这种正能量会在张江、在HiMed引起独特的化学反应,也让衍禧堂更加坚定地走下去,和希望创业的有志之士一道,做更多真正有益于人类健康的事。

从孵化器到天使基金

为了进一步降低创业成本,让创业者在创业的各个阶段都能简单快速地找到所需资源,HiMed衍禧医创空间采用了全新的孵化模式——“工位+创业导师+种子基金+天使基金”。即在超值的工位和实验室(300/月)以外,创业者还能获得创业导师零距离的辅导。”

“在HiMed成立将近一周年的时候,我们推出了HiMed医创空间试运行系列,内容包括周三开放日、天使下午茶等。”翟靖波说,每周三都是个“大日子”,很多创业者会带着他们的创新项目来到医创空间,与HiMed的导师进行深入的沟通和探讨,导师们会对他们的想法或是项目提出各方面的建议,创业者能够在这个过程中去完善自己的项目,寻求更好的发展。

除了提供一对一当面沟通的平台,在HiMed各位创始人的支持下,“HiMed生物医药天使基金”也正式成立,“这是上海首个由医疗社交平台发起的生物医疗专业天使基金,能够建立起来非常不容易,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前方有很多艰巨的挑战在等着我们,可以说是‘前途未卜’,但只要路是对的,就不怕路远,我们会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据了解,“HiMed生物医药天使基金”主要针对的是相对成熟的孵化项目,最多能够给予优秀项目500万元的天使投资,除了天使基金,医创空间还有针对种子期项目的种子基金(最高30万),给处在idea期的项目一次实现梦想的机会。翟靖波表示,这些基金是对HiMed沙龙、创业导师模式的实质性补充,对于孵化器及产业化期的项目也将形成有力助推。

所有的创新创业都值得鼓励

在今年的两会上,除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另外一个词 “互联网+”也颇受关注,“在衍禧堂所接触的众多项目中,有不少传统的创业项目都会跟互联网、大数据等进行融合,可以说,我们正处于一个融合的大时代。”翟靖波认为,这对于创业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

然而,面对市场上铺天盖地的“互联网+”产品,一些投资人已经表示,他们在接触新的“互联网+”项目时会更加谨慎,甚至更倾向于投资传统项目,面对这样的状况,翟靖波持有自己的看法:“投资界更为看重的可能是投资一个项目最终能够带来多少价值,而对于孵化器来说,只要是创业项目,我们都愿意去支持、鼓励,虽然不一定能为他们提供最优惠的待遇,但仍然会从别的方面来尽可能给予帮助,对于有梦想的创业者,我想还是要给予他们一个实现的机会的,毕竟不尝试就永远不可能成功。”

“各式各样的创业都值得鼓励”是翟靖波一直所坚持的观点,所以面对“国内很多创新都不是真正的原始创新”的疑问,每天与创业者为伴的她认为,目前国内原创性的条件、氛围等各方面与国外相比确实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在这个阶段很多企业根据国情做一些产能升级、进口替代仍然是有价值的,“原创当然是需要的,但跟民营孵化器中的很多草根创业者来谈原始创新并不现实,我们遇到过很多从事医学研究多年的博士出来自己创业,他们有着非常丰富的工作经验,所提出的项目一定是有可取之处的,谁也不能轻易抹杀他们的想法。”

让破土的idea长成参天大树

近两年,国家出台了众多政策鼓励创新创业,但翟靖波认为目前国内针对工商、税务等各方面的法规和管制把控仍然比较严格,“一方面生物医疗领域的安全性等问题事关重大,政策严苛是出于行业本身的需要,另一方面可能还是不够灵活,相信政府之后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创新’慢慢改变,促使这个行业更快更好地发展下去。”但翟靖波也有话想对创业者说:“既然选择了创业这条路,便只顾风雨兼程,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遇到难题除了攻克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当然,衍禧堂存在的初衷就是为了帮助创新创业企业解决难题。“5月,李克强总理去中国科学院和北京中关村创业大街考察调研时指出,各类孵化器不应该当盆景,而是要做苗圃成基地,为初创企业解燃眉之急,筑发展基础,让破土的幼苗长成参天大树。这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翟靖波说,为了帮助创新创业企业,他们打造了一支专业服务团队,团队成员均具有生产、营销和商务投资等方面良好的专业背景、丰富的工作经验和娴熟的服务能力,能够为基地内创新企业提供技术研发、产业升级以及政策等各方面的咨询和培训。

“在孵化器中从事服务性的工作是很辛苦的,所以我在挑选团队成员时,首先看重的是他们是否有一颗不怕吃苦、热忱为他人服务的心,这是天生的,后天很难培养,然后才会去看他的专业背景,毕竟为企业服务还是需要很多专业知识的。”目前团队中的成员以年轻人为主,有朝气、充满正能量是翟靖波对他们的评价,作为衍禧堂的一员,他们一直在努力践行着“成就别人,成长自己”的主旨,一同撑起这片合作、分享的天地,给医创idea一个落地之所。


2016-01-12 13:31 | 作者:张旻翊
(0)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推荐作者 更多
孙健伟
现任:国药控股天津有限公司健康事业部市场分析高级经理;社会任职:天津市医药商...
涂宏钢
拥有10年临床工作经验,13年企业管理经验。 2001年-2005年,第二...
蔡德山
高级工程师,医药市场信息资深研究员。现任北京嘉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高级顾问。有...
谢峰
现任凯西医药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法务合规总监。发表文章:《中国水权转让制度研...
杜臣
高级工程师、执业药师、北京大学MBA,中国医药行业资深职业经理人。历任中国医...
热门文章 更多
标签库 更多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21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