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cer Cell: 蛋白质组学为治疗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提供了新见解
近日,一项新研究通过蛋白质组学分析方法确定了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中的三种分子亚型,可能会提供新的见解,以匹配针对癌症患者的针对特定癌症的有效疗法。该研究由贝勒医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临床蛋白质组学肿瘤分析联合会(CPTAC)领导,相关结果发表在《Cancer Cell》杂志上。

近日,一项新研究通过蛋白质组学分析方法确定了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NSCC)中的三种分子亚型,可能会提供新的见解,以匹配针对癌症患者的针对特定癌症的有效疗法。该研究由贝勒医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和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临床蛋白质组学肿瘤分析联合会(CPTAC)领导,相关结果发表在《Cancer Cell》杂志上。

研究人员分析了108例人类乳头瘤病毒阴性HNSCC肿瘤中的蛋白质,磷酸化位点和信号通路,以了解遗传畸变如何驱动肿瘤行为和对治疗的反应。当前,有几种FDA批准的HNSCC治疗方法,包括一种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单克隆抗体(mAb)抑制剂和两种PD-1抑制剂,但反应率中等。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旨在找出为什么某些患者对某些治疗有反应,以使患者更好地适应适当的治疗过程。

“我们发现了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的三种亚型,每种亚型可能是不同类型疗法的良好候选者——EGFR抑制剂,CDK抑制剂或免疫疗法。 我们还鉴定了可用于将患者与有效疗法或临床试验相匹配的候选生物标志物。”

西妥昔单抗是一种EGFR mAb药物,于2006年被FDA批准为HNSCC的首个靶向疗法,但是这种疗法的成功率很低。此外,EGFR扩增或过表达不能预测对EGFR mAb的反应。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EGFR配体而非EGFR本身是EGFR途径激活的限制因素。当配体低时,即使EGFR蛋白高度过表达,也不会触发下游途径。

“我们建议将EGFR配体用作生物标志物,而不是EGFR扩增或过表达,以帮助选择用于EGFR单克隆抗体治疗的患者,”EGFR高水平表达的肿瘤不一定具有高水平的EGFR配体,这可能是其对EGFR mAb治疗缺乏反应的原因。”该小组通过分析先前发布的来自患者异种移植模型的数据和一项临床试验,证实了这一假设。

此外,研究小组追踪了一个关键的肿瘤抑制因子Rb(视网膜母细胞瘤),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表明Rb的磷酸化状态可能更好地指示患者对CDK4 / 6抑制剂治疗的反应。研究表明,调节CDK4 / 6活性的基因中的许多突变对于激活CDK4 / 6既不是必需的也不是足够的。该团队发现,通过Rb磷酸化测量可以最好地测量CDK4活性,从而在CDK抑制剂临床试验中确定了潜在的患者选择方法。

资讯出处:Proteogenomics offers insight to treating head 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原始出处:Chen Huang et al. Proteogenomic insights into the biology and treatment of HPV-negative head 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 font-style: italic;">Cancer Cell. DOI: doi.org/10.1016/j.ccell.2020.12.007


2021-01-14 14:13 | 来源:生物谷 | 编辑:王晴晴 0
(0)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21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