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首页>行业经纬> 业界动态
专访BIO掌门人:对新药创新的前景展望
今日,第25届BIO大会在美国波士顿隆重拉开帷幕,吸引了30多个国家,数千家生物技术公司的一万多名业内资深人士参加。值此BIO大会召开之际,我们对BIO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im Greenwood先生进行了专访。

美国生物技术大会暨展览会(BIO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是生物技术与医药行业规模最大的年度盛会之一。今日,第25BIO大会在美国波士顿隆重拉开帷幕,吸引了30多个国家,数千家生物技术公司的一万多名业内资深人士参加。值此BIO大会召开之际,我们对BIO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im Greenwood先生进行了专访。我们知道,将创新科学发现转化为拯救生命的新药,是一个充满挑战的过程,也是生物技术与医药行业的愿景。当下,行业的发展近况如何?中国在推动新药创新的过程中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今年的BIO大会又会为行业带来怎样的启示?在今天的这篇专访中,Greenwood先生将分享他的观点与洞见。

QGreenwood先生您好,很高兴在今年的药明康德全球论坛后,再次有机会和您交流。2018BIO大会今天就在波士顿正式召开了,今年的大会有哪些内容值得关注?

Jim Greenwood先生:我们很高兴能在波士顿这样一个全球生物技术的创新中心举办2018年的BIO大会。波士顿的生物技术新锐、科研院所、医院、以及生命科学中心总计将近有1000家。在过去的10多年里,这座城市所在的马萨诸塞州(麻省)成为了行业发展的动力来源。来自麻省的研发人员是全美最多的,其生命科学行业在过去的4年里猛增20%,提供了11500份相应的工作。

参加今年BIO大会的嘉宾们可以期待一下本次的Keynote演讲人Robin Roberts女士。她是ABC电视台“早安美国”栏目的共同主持人,将与全球生物技术与医药行业的领袖讨论创新动态、最新趋势、以及政策议题等内容。

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Sue Desmond-Hellmann博士,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医学研究所首席执行官Penny Heaton博士也是不容错过的专家。她们将讨论医学研究所的使命与愿景,分享她们推动医学突破的举措,也将探讨那些影响了全球女性的事件。

我也很期待在“患者倡导馆”、“新兴创新区”、以及“数码健康区”的展览。我这里要提“新锐竞技场”。在这个“竞技场”里,新锐公司能在行业专家面前介绍自己的领先项目,并实时得到反馈。我也要提BIO的“一对一结伴”(One-on-One Partnering™)系统。在今年的大会上,这个系统每个小时都能促进1300个合作会议,催生各种好点子。

我们还将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GUINNESS WORLD RECORDS™),挑战史上“规模最大的商业合作会议”。这个世界纪录下,BIO大会25年来见证的行业快速增长不言自明。这会是一场硕果累累、令人激动的盛会。我期待在今年的大会上迎接药明康德微信的读者朋友们!

Q:今年大会议程丰盛,让人兴奋。在您看来,全球行业里,哪些重磅科学进展也让您感到同样兴奋?

Jim Greenwood先生:我很自豪地说,生物技术与医药行业打开了一扇通往崭新医疗时代的大门。如今还处于临床研发中,或是已获批上市的新疗法,与我们过去所熟知的药物完全不同。现在,我们的行业研发管线中有将近6000种创新疗法,它们能治疗各种威胁生命、影响生活的疾病。我们在肿瘤免疫疗法上取得了许多先驱性的成就,能激活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去攻击肿瘤,而不会影响到正常细胞。另外一个例子是细胞疗法。我们同样用患者自身的细胞,去打造量身定制的治疗手段。

生物技术行业同样带来了基因组编辑的新时代。像CRISPR这样的技术让我们能修改、移除、替换受损的DNA,这是人类之前从未涉足过的未知领地。现在,人们正在利用基因组编辑技术寻找治疗镰状红细胞病、囊性纤维化、先天性眼盲、以及血友病等疾病的方法。去年,针对一种叫做亨特综合征(Hunter Syndrome)的罕见遗传病,我们开启了史上第一个基因组编辑的临床试验。如今,儿童白血病疗法等一波基因组编辑技术带来的浪潮已经走进FDA的监管流程。这些进展都让我感到兴奋!

Q:我们知道,新药研发需要很长的时间,这会影响到投资人的热情吗?

Jim Greenwood先生:就像您说的那样,新药研发从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上看,都非常昂贵,也充满风险。《经济学人》杂志曾说,“通过生物技术研发新药是风险最高的商业之一,即便是超人般的精力和无尽的金钱,都只是(取得成功的)最低要求”。目前,超过90%的医药公司都没有盈利,许多人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在总体盈利能力的排名上,生物医药行业在126大行业中,仅排名36位,要低于食品行业、零售业、汽车零部件业、以及服装/鞋类行业。

但生物医药行业并不是为了盈利而存在的。它的核心在于拯救生命,提高生活质量。这也就是为何我们这个行业会不断将获得的利润投入回研发过程中。事实上,生物医药行业的研发重投资率在美国所有行业中是最高的,接近23%。为了让这个创新生态系统有可持续性,我们必须让过往的投资取得回报,才能吸引到新的投资,来资助未来的研发项目,帮助患者。

Q:我们的许多读者都来自中国。您能为他们介绍一下美国的生物技术行业吗?

Jim Greenwood先生:美国孕育了数千家生物技术公司,它们虽然规模有大有小,但都积极参与了全世界最具挑战,也最为前沿的研究。我们知道,数百万患者面临了无药可用的困境,而这些公司一边承受了巨大风险,一边积极开发下一代突破性疗法,帮助这些患者。它们的工作真的非常出色。

美国的现代生物技术行业虽然只有几十年的历史,但企业家、科学家、研究人员、以及投资人已经来到了新药创新的最前沿。在全球范围里,有60%的新药是在美国发现和开发的,这离不开鼓励创新的政策支持。每年,NIH都资助了大量基础研究,我们也激励大学将专利转让给生物技术公司。这些初创公司会从政府拿到资金,保护知识产权。美国FDA的科学家们则有大量经验,能充分对新药申请进行审评。这些政策和机构让生物医药行业全心投入工作,改变我们治疗、乃至治愈疾病的方法。

Q:您认为当下的生物医药行业,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事件吗?

Jim Greenwood先生:据估计,每天因为滥用处方止疼药而进入急诊室的人超过1000名。为了应对这一健康危机,美国每年要在这方面花费超过5000亿美元。美国的阿片类药物滥用与成瘾已经上升到了流行病的高度,需要得到紧急处理。

要预防或是治疗多种形式的药物上瘾,仰赖于科学与监管的共同努力。我们需要既能控制疼痛,又能治疗上瘾的替代药物。同时,我们要确保要和对待其他流行病一样,在成瘾性较低的创新疗法研发上确保投入。

生物技术公司已经开始做出回应。70多个国家的100多个临床项目正在开发创新的疼痛疗法,它们有潜力变革目前的标准疼痛治疗方案。膝盖注射辣椒素止疼等一些技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但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最近的一项BIO报告发现在过去的10年里,癌症领域的风险投资是疼痛管理领域的17倍。相比之下,投入到治疗上瘾的资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考虑到每年因此去世的生命、他们饱受折磨的家人、以及阿片类药物滥用带来的巨大经济消耗,在投入方面的差距是不可接受的。

为了在阿片类药物的危机中开辟出一条创新道路,我们必须直面前路上耸立的挑战。我们目前正在从多个角度立法解决这一危机。新的政策可能包括鼓励投资和创新、提高安全止疼药的可及性、以及用药物帮助那些上瘾的患者。

Q:感谢您的分享。今年1月,您在药明康德全球论坛上致开幕辞,指出全球合作是当下的主旋律。您觉得中美合作将在未来的新药创新上做出如何的贡献?

Jim Greenwood先生:中国在基础科学与临床科学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它的医药健康市场也正在快速发展,没有放缓的迹象。为了满足21世纪的创新需求,中国、美国、以及欧盟的公司必须要合作。我们在基因组学、精准医学、以及再生生物学上的发展让我们进入了一个疗法开发的黄金时代。要把这些产品带给患者,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

我们的未来只会建立在充分思考的高效监管政策、鼓励创新的支付系统、以及更深更强的全球合作上。中国将在全球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将创新疗法带给数以百万计的患者。BIO的最高优先事项之一就是打造一个连接更为紧密的世界,我们将帮助各个国家一道努力,实现这些愿景。


2018-06-05 15:43 | 来源:药明康德 | 编辑:王晴晴 0
(0)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19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