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首页>研发临床> 药讯快递
莫达非尼能否成为世上首个“聪明药”?
莫达非尼(Modafinil,商品名Provigil等)是一种觉醒促进剂,其分子中比精神兴奋药阿屈非尼末端酰胺少一个极性-OH基,属于阿屈非尼的代谢产物,与母体药具有相似的活性。

莫达非尼(Modafinil,商品名Provigil等)是一种觉醒促进剂,其分子中比精神兴奋药阿屈非尼末端酰胺少一个极性-OH基,属于阿屈非尼的代谢产物,与母体药具有相似的活性。

199812月莫达非尼被美国FDA批准用于猝睡症患者,目前主要适用于发作性睡病、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或轮班工作睡眠障碍等相关患者。其服用后可使人保持清醒,并且由于没有咖啡因或安非他命所导致的神经过敏、紧张、精神崩溃等副反应,上市后被渲染得神乎其神。据统计,服用莫达非尼的人群中80%非嗜睡症患者,其中绝大多数是夜班工人、货车司机、飞行员和士兵。一些接受调查的服药者称,只要服用一片,就能较长时间连续工作而不犯困。

莫达非尼的神奇疗效

莫达非尼具有增进认知的效果,这一重要作用已经广为人知。在过去十年的研究中,科研人员均发现,健康人群服用该药可以增进工作记忆,规划与任务相关的动机(使枯燥的任务变得更加愉快)。

近年来,莫达非尼更是被不少人追捧,在英国、美国等大学,被许多学生作为应对考试的法宝,且使用者越来越多。这种所谓的聪明药主要被学生在考试之前服用,希望能集中思想,提高成绩。据《自然》杂志读者调查数据显示,1/5接受调查者使用该药物来改善精神集中度,其中44%认为莫达非尼可作为首选药物。

于是,莫达非尼成了神奇的聪明药,受到广泛关注,甚至被渲染为无论是否有睡眠障碍,服用莫达非尼均可使人成为头脑清晰的思想家,思维敏捷的决策者,这显然言过其实,莫达非尼可使人们的智慧和能力得到充分发挥,但绝对不可能化愚钝为聪慧。

牛津大学和哈佛大学学者对莫达非尼最新的24项研究作了荟萃分析。分析表明,该药对健康人群有许多积极的作用,包括加强注意力,改善学习和记忆,提升所谓的可变智力fluid intelligence,即不依赖文化知识水平、经验,表现在空间定向、知觉等方面的能力,成年后开始衰退)——解决问题、创造性思考的实际能力。有一项研究还表明,莫达非尼使人在执行任务时显得轻松愉快。测试的时间越长,任务越复杂,莫达非尼赋予的认知益处更加持续。

虽然关于它长期使用效果的信息相当有限,但看来短期服用很少有副作用,也无成瘾性。

从而,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它是世界上首个对健康人安全的聪明药。此外,最近别的作者也对莫达非尼的增进认知作过调查分析。

作用机制尚不明了

莫达非尼对大脑的作用是复杂的,尚未被很好了解。一种可能性解释是该药物增加血液流向大脑相关注意力和学习区域,提升这部分大脑组织的活跃程度。另一种可能为它充当促进这些区域管理如记忆、推理和解决问题能力大脑活动的指挥员

专家认为莫达非尼作用于大脑许多化学物质和通过增加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和谷氨酸增强认知功能——使大脑转向心态集中、聚精会神。

健康人群长期安全性需要研究

人们对莫达非尼对无睡眠障碍的健康人群的作用很少共识。

分析报告指出:极少数研究报道有潜在的负面影响,如增加焦虑,知足感下降”——这本身并不能解释为该药是安全的。作者提到:大多数研究着眼于小剂量,在很短的时间周期,在控制的环境中进行。

有专家指出由于缺少在健康人中开展安全性和有效性的长期研究,从而科研人员无从知晓人们长期使用莫达非尼是否安全,高剂量是否可能导致心血管或代谢危险,或者使人过于警醒可引起头痛、头晕、抑郁、躁狂。

此外,该药是否有充分应答的遗传的等位基因方面也无从得知。这意味着它对没有嗜睡症的人可能产生不同的影响以及副作用。开展更多的研究将有助于确定哪些人可使用莫达非尼,而哪些人不该使用,特别防止人们非法获得该药。

有一项研究显示,莫达非尼可能存在负面影响,已经归类为创意一族者在执行少量任务时创造性有些许退步,但并非持续性的。该药对情绪的影响极小,只有极其轻微的副作用,如恶心、头痛和焦虑,而服用安慰剂者也有同样副作用。

尽管莫达非尼不会成瘾,但其长期影响尚未研究,然而,测试该药长期影响在伦理上很难获得通过。

耶鲁大学医学院的彼得·摩根说:有大量证据表明,其它认知增强剂,如咖啡因或尼古丁,短期使用有好处,但长期使用好处丧失殆尽,结果反而出现认知能力减退。他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莫达非尼在这方面会有什么不同。

破解伦理障碍

莫达非尼是首个真正的聪明药,它能对例如温课迎考有实际帮助,欧洲神经精神药理学院院长盖伊·古德温说。以往对这类药物伦理道德的讨论倾向于在获得证明之前假设它们有效。现在伦理方面的争辩则是我们该如何去分类、推崇或责难一种改善先前不存在认知障碍者的行为能力和表现的药物?

古德温指出:如果药物有效和安全,它们则可被批准用于治疗疾病。目前情况下,莫达非尼不是用来治病,制造商不会试图将它扩大至应付考试(考试兴奋剂),如果它有这种作用,也没有此类申请的先例,FDA也很难做出决断。另外,莫达非尼并非像褪黑素那样是天然存在的生理活性物质,可以作为保健品。

这使得莫达非尼在这方面的使用处于前途未卜的尴尬境地。如果确实需要,人们愿意为它掏钱,那么非法市场将会出现。没有监管,最终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

牛津大学勃兰姆和她的合作者罗列·巴特尔德认为,辩论的时机已经到来:这是第一次,我们有了一种显示出对人们具有前所未有的好处,而没有严重副作用的药物。

勃兰姆还声明:我们并不是说:去服用这种药,你的生活会更美好。它还没有获准用于健康人群,但开展一场广泛的辩论,将改善认知能力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恰逢其时。我们需要探索伦理道德问题,科学家、政治家和公众都应该参与其中。

莫达非尼能否过这道坎,让我们拭目以待。

获准之前健康人不要使用

除了健康风险,专家指出:从伦理角度使用兴奋剂是不适宜的。如果政府和制药业在健康人身上对莫达非尼进行长期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这将有很大帮助。一旦它在健康人群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的,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获得它,例如咨询医师之后在药房柜台购买,这将比在目前互联网购买莫达非尼要安全得多。

如果没有确诊有要使用莫达非尼的疾病,专家建议转向一种增强认知的办法——传统的做法:睡觉。得到一次良好的夜间休息或小睡已在许多研究中被证实可以改善学习成效和记忆,并且对身体健康有整体的其它好处。

其它

莫达非尼是1994年,它在法国已以Modiodal商品名上市,1998年在美国获准用于发作性睡病治疗,2003年扩大用于轮班工作睡眠障碍和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商品名Provigil2002年在英国获准。美国FDA20076月批准了其光学单一异构体阿莫大尼非(Armodafinil,商品名Nuvigil),用于相同适应症。

莫达非尼的基础专利(US4927855)早在201010月届满。在美国已有MylanApotexOrchidCarlsbadAlembocHikmaAurobindo等多家公司销售仿制药。

国内自2004年起已有数家企业获得注册批件。

莫达非尼尚有一系列其它潜在用途有待于开发。目前获准的适应症适用人群中发作性睡病、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市场规模不是很大,轮班工作障碍相关患者范围很广,包括军人和需要坚持长时间工作的特殊工种人员。如果它真能被作为聪明药适用,市场价值将可极大提升。

2016-02-25 11:02 | 来源:医药地理 | 编辑:陈至唯 | 作者:许关煜 李敏华 0
(1)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17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