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首页>行业经纬> 行业分析
医疗行业之殇:内幕交易
目前学术界对于内幕交易争论不断。有经济学家和法律专家认为内幕交易对投资者有利,因为它能使信息更快的进入市场提高市场效率,而效率就是价值。反对的声音则认为内幕交易本身并不产生任何价值,只是单方面榨取了有价证券发行者应得的利益。

近年来医疗行业内的合作与并购已经逐渐成为常态,动辄上亿美元级别的交易已经没法吸引大家的眼球。在这样一个制药巨头挥金如土,初创企业名利双收的行业中,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却怒刷了一把存在感。

2015220SEC起诉前默克公司雇员扎卡里·兹维柯(Zachary Zwerko)利用公司研发机密进行内幕交易和其合伙人共同牟利75.7万美元。

201563SEC起诉4人利用加莫生物科技公司与Biogen价值3.2亿美元合作的内部消息进行多项内幕交易牟利120万美元。

201569SEC透露3Ardea Biosciences的内部人员利用公司将被阿斯利康收购的消息提前买入公司股票,涉嫌内幕交易牟利高达53万美元,除此之外3人还涉嫌2009年至今的多起内幕交易。

这几起内幕交易金额虽然不算大(行业内最大一起内幕交易丑闻涉及金额高达2.75亿美元),但是如此高发的频率,无疑给医疗行业蒙上了一层阴霾。

 

内幕交易的争论

内幕交易是指个人利用公司非公开信息,交易上市公司股票或其他有价证券(例如债券或股票期权)的行为。

目前学术界对于内幕交易争论不断。有经济学家和法律专家认为内幕交易对投资者有利,因为它能使信息更快的进入市场提高市场效率,而效率就是价值。反对的声音则认为内幕交易本身并不产生任何价值,只是单方面榨取了有价证券发行者应得的利益。

其实不论内幕交易如何影响价值,借用一句话“证券行业交易的不是金额而是信用”。内幕交易丑闻会严重损害投资者对企业或行业的信任与信心,给企业和行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害。

 

医疗行业内幕交易抵抗力低?

因此在许多国家,利用内部信息进行交易是非法的。比如上述新闻中所出现SEC,就是美国反内幕交易的中坚力量。SEC规定“如果一家公司有意向他人透露了未公开信息,该公司必须同时向公众公开这一信息。如果一家公司无意中向他人透露了未公开信息,该公司也应该迅速向公众公开这一信息。”

基于这一原则,SEC打击内幕交易毫不手软,之前提到的医疗行业内最大内幕交易丑闻“SAC案件”(同时震动证券业)便是由SEC经手,案件中SAC Capital交易员马修·马托玛(Matthew Martoma)从“放料者”西德尼·吉尔曼(Sidney Gilman)医师处提前得知了一种阿兹海默症药物的临床试验结果很差,借由这一内幕消息SAC在消息公开前沽出药品开发公司股份,规避了高达2.75亿美元的损失。这一内幕交易手法有别于平常,给立案调查造成了的困难。

更多情况下是利用内幕消息提前买入,等待信息公开股价反应后再沽出。这种情况下涉案者作案时间,作案所得清晰可见,利于控方坐实案件。而本案中SAC在进行内幕交易之前已在药品开发公司持仓,利用内幕消息提前撤出资金,在股价重挫前清仓避损,这避开的“损”便成了SAC的“利”。这种内幕交易模式使得避损额度定量困难,原因是想确定SAC在没有提前卖出股票的情况下损失到底有多严重,就需要SAC继续持有股票。

即使对于如此困难的案情,SEC还是把SAC打的满地找牙。最终SAC因为一系列内幕交易(涉及其他行业和公司)被SEC完全打趴(撤销其接受投资者资金的权利,对于一家对冲基金公司就意味着关停),以至于公司老总不得不将声名狼藉的SAC Capital改名为Point72

这一案件不但搞垮了SAC这家股票交易行为曾占整个股票交易市场2%的华尔街明星公司,更使得投资者对于医疗行业望而生畏,甚至有人提出“医疗行业对内幕交易毫无抵抗力”。

医疗行业众所周知的波动性,不确定性及高风险高收益性,使得医疗行业特别容易催生内幕交易,所以医疗行业天生对内幕交易没有抵抗力。

 

医疗行业的免疫缺陷——行业特点导致内幕交易?

内部主体多

内幕交易的第一个特点就是主体的多样化,换句话来说种类繁多的内部人员(甚至不仅限于内部人员)使得内幕交易防不胜防。

不同于许多其它生产行业,医疗行业非常符合这一特点。医疗行业内部分工高度细化——从传统的研究所,科研院校,相关企业,产品经销商,医院,诊所等到新兴的CRO,云医疗,医疗新媒体,医疗风投等,每一个环节都存在大量差异巨大的医疗行业“内部人员”,他们都有可能成为内幕信息的泄露者,甚至是内幕交易的主体。他们可能是公司高管——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前高管罗伯特·拉姆纳利恩(Robert Ramnarine)(利用公司将要收购Amylin PharmaceuticalsZymoGenetics这一内部消息提前投资这两家公司牟利,被判刑一年);可能是公司职员——默克公司前雇员扎卡里·兹维柯(Zachary Zwerko)(见前文);可能是医生——西德尼·吉尔曼或证券交易员——马修·马托玛(见前文)。

实质信息多

内幕交易的第二个特点是信息的实质性。公司内部信息多种多样,但只有实质信息才能称为内幕信息,例如公司普通员工(工作不涉及公司秘密)离职或办公室买入新的文具等信息虽然是公司内部信息,但不具有实质性,这类内部信息算不上内幕信息也不会被内幕交易所利用。那么什么样的信息是实质信息呢?最简单的判断方法是会影响公司股价的内部信息就是实质信息。符合这种要求信息类型很广,甚至包括公司高管的健康状况(例如苹果公司前CEO斯蒂文·乔布斯(Steve Jobs)的健康状况显然会影响公司股价)。反观医疗行业,实质信息数量多类型多,也是内幕交易频发的原因之一。这些医疗行业内的实质信息包括,医药界大佬们频繁跳槽,制药巨头们的并购意向,新产品研发的不断推进,热门领域的激烈竞争。这些信息不论报喜还是报忧,显然都会影响股票走势,所以种类繁多的实质信息给内幕交易的滋生提供了充足的养分。

传播渠道广

内幕交易有了主体和实质信息,剩下的就是渠道了。在医疗行业中渠道问题完全难不倒“有心人”,甚至呈现更多,更快,更隐秘的趋势。从比较传统的“讨好”行业内部人员(讨好医生、专家和企业等)获得内幕信息,到Web 2.0环境下运用社交网络等新手段传递内幕信息,真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例如201466号,在国内就发生了一起医疗行业分析师在微信朋友圈中发布内幕消息的案件——医药行业某知名分析师66号在微信朋友圈内泄露集团内幕信息(此信息于69号才公开)并建议维持“增持”评级。本案中利用社交网络进行如此大范围泄密也实属罕见。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恶劣手法,就是利用社交网络编造实质信息。

例如,2015330号一名名为本·哈灵顿(Ben Harrington)的博主在其博文中写道“据可靠来源”显示,根据摩根斯坦利与瑞德集团的建议,夏尔医疗已经就收购事项与BioMarin进行接触。他接着写到在周五早上一次由德意志银行分析师Robyn Karnauskas与行业内著名分析师们参加的一次电话会议中,BioMarin的前景被描绘为一片光明。估计其价值将在一年左右时间里实现三倍增长。这则可能是“一派胡言”的博文推动BioMarin的股价上涨15%。虽然这一事件并未涉嫌内幕交易,但这种手法很可能被有心人士模仿用来内幕交易(因为实质信息虚假,这种手法成本更低,危害更大 )。

医疗行业“健康”第一

医疗行业中的内幕交易实质上是关系到两个行业——医疗行业和证券行业。对于证券行业,有句话说的好“证券行业其实是一个人性澎湃的行业”。人们对于内幕信息和内幕交易的认识还需要时间。相比有着百年经验的美国证券业因内幕交易所栽的跟头(普遍认为,美国所遭受的几次股灾都与内幕信息满天飞有关),中国年轻的证券行业已经做得很好。另一方面,对于医疗行业来说,在投身于治病救人的伟大目标之前,也应该审视一下行业自身的“健康”。只有医疗业与证券业通力合作,从内幕交易主体监督,内部实质信息保密和消息传播渠道监控等方面严格把关,才能使内幕交易无所遁形,还行业一个清白。

 


2015-10-28 17:08 | 来源:医药地理 | 编辑:jc | 作者:魏照寰 0
(0)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17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