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首页>行业经纬> 行业分析
社会资本办医践行者的“经验谈”
尽管社会资本办医目前还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但并不缺乏实践者,社会资本正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公立医院发展体系。6月13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医院领导者(中山)论坛“混合所有制医院的构建模式”圆桌会上,多位来自全国著名医院的管理者们分享了他们的架构和模式。

年来,社会资本办医持续被鼓励,6月4日,李克强总理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五大举措促社会办医健康发展,满足群众多样化健康需求。在深化医改的大背景下,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已成了医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尽管社会资本办医目前还面临着很多的问题,但并不缺乏实践者,社会资本正通过各种方式参与公立医院发展体系。6月13日,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医院领导者(中山)论坛“混合所有制医院的构建模式”圆桌会上,多位来自全国著名医院的管理者们分享了他们的架构和模式。

 

按经济规律办事,多元多赢才能办好”

在社会资本办医的概念还没有当下如此频繁的出现公众视野的时候,南京鼓楼医院就早已经开始了这种尝试。南京鼓楼医院集团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医院集团,院长丁义涛回忆起20年来在社会资本办医路上的酸甜苦辣,他表示,几乎所有的模式他们都尝试过。中外合资办医院、收购公立医院,引入社会资本共建医院等,这其中最有名的当数与金陵药业共建宿迁市人民医院。

作为大型的医院究竟应该怎么做,我觉得不要光谈讲政策,应该有责任和担当,而且公立医院的资源主动下沉帮助基层医院。当然我们开展的路径很重要,由单一的变化多元的,重要的是按照经济规律办事,而且要多元多赢才能办好。”

宿迁市人民医院是江苏省的一家市级医院,但整个卫生系统在十几年前年年赤字,医院水平相当于县医院的水平,本科以上的医务人员占五分之一,业务收入一年不到6千万,床位的使用率不到60%,医院负债累累,欠债超过1亿元。

这个医院从经济学来讲是资不抵债的,医院要发展确实要进行机制体制的变革,所以进行资本、技术、政府三方面的资源有机整合,真正实行了法人制的管办分离。”丁义涛介绍,鼓楼医院与金陵药业合作管理这家医院后,引进新的技术,超过7000人次的专家到宿迁市人民医院工作,让该院500多名医护人员到鼓楼医院接受培训,并且组织100多个专家到美国学习,进行文化、医疗质量、服务水平提升的教育。

经过机制体制的变革,2008年,宿迁市人民医院从原来资不抵债的二级医院跨入三级医院名列。医院床位也增至1000张,使用率超过120%。医护人员不但有硕士生,还有博士生,护理人员都是大专水平。医院原来一年收入6000万,现在可以达到9亿,并且在科研方面也有较大突破,创建了两个省级重点临床专科。

新医院全部按照老的项目收费,很好的解决了数千老百姓到外地看病的问题。通过经济手段很好地让它繁殖,而不简单只是用行政的手段,这样才能保证这件事情持续发展。”丁义涛说道。众所周知,公立医院专家工作非常繁忙,他表示,十几年前,全部是通过行政命令让专家下沉到宿迁去帮扶,但现在逐渐通过市场机制来调整。“我们把这件事情交给医院管理公司,完全按照行政命令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按照会诊的模式去一天当地才给几十块钱,专家不可能去,一定要按照市场机制,否则这个事情持续不了。”

 经济水平的增长和国民健康需求的不断增加,医疗行业成为投资者们非常有兴趣的一个领域。那么医院在选择社会资本的时候会有哪些标准?

 “我觉得院长并不是任人宰割的,我发现有的人就是为了上市,并不是出于管理。”丁义涛指出,医疗相较其他领域有特殊性,医疗行业有一种公益性的责任担当,大型医院需要经过到一定时间的经营,才有稳定的回报。如果资本希望今年投入明年就有回报,就不太适合投资医院。

丁义涛强调,作为一个城市大型的公立医院要有责任,要有担当,要有很好的途径实现“医改”。人力、技术、社会资本都是可复制的,将来也许可能实现打包帮扶,这样更好的调动专家的积极性。

 

以特许经营权的形式跟社会资本合作”

新医改以来,公立医院如何与社会资本合作共赢一直广受关注。去年,北京市政府出了社会资本办医的文件,文件中强调以特许经营的方式进行社会办医尝试,但具体怎么做并没有指出很清晰的模式。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安贞医院(以下简称安贞医院)副院长陈方称安贞医院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医院,在北京还没有这样的方式,安贞医院不做理论的探索者而想做实践者。“去年10月份北京市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实施意见中,说了社会资本办医这么多年,但也存在很多问题,我们现在作为北京市政府的试点。”

安贞医院正在筹建的这家非营利性医院暂命名为安贞国际医院,选址在北京市东五环外,将依托北京安贞医院的品牌、专家和管理团队,由社会资本投资兴建。陈方介绍,作为北京市首次尝试的大型三甲医院,安贞医院被寄予厚望,同时也被允许试错。

安贞国际医院作为北京市社会资本办医的典范,将引进国际领先的流程设计和管理模式,打造国际先进的医疗技术和临床研究相结合的学术型医疗机构,既符合国家卫生计生委的三级医院标准,也符合国际JCI标准,还会同时纳入社会医疗保险和国际医疗保险。”

安贞国际医院附近是朝阳区重要的商贸区,第四使馆区未来也要建在这里,这个地方是将是高端医疗资源集中的地方。”陈方指出,安贞医院自2012年起筹建一家引入社会资本参与的非营利性医院,同期开始与美国纽约长老会医院、英国剑桥大学医院等国际顶级医院接触,希冀将国际一流医院的管理理念和方法引入中国,打造一所集医疗和学术于一体的平台。“目前,我们已经设计出了一个整体方案,包括市场拓展、建筑设计、开业前的准备等。”陈方说。

新建的安贞国际医院跟安贞医院是什么关系受到关注,陈方谈到,“原来我们试图对安贞医院评估,但没有办法评估,首先没有能得到政府认可的评估机构,而且评估太多可能社会资本就不愿意进入,评估太少就造成国有资本的流失,所以我们以特许经营权的形式跟社会资本合作。”

陈方介绍,持续经营操作模式是,安贞国际医院的管理由安贞医院和社会资本方形成的组织一起管理,社会资本方根据特许经营的规则交给安贞医院一些费用,包括品牌使用费、管理费、医疗团队的费用等,双方会以合同形式达成一种法律关系。在这种合作模式下,安贞医院不会占有任何股份。至于品牌的特许经营使用费到底是按照投资规模,还是按照整个规模设置的规模还正在讨论。

 

 

建五星级的机场,而不是五星级航空公司”

说到社会资本办医,不得不提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的上海国际医学中心(以下简称医学中心),成立伊始,它就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和议论的热点。

院长张澄宇介绍,医学中心本身是混合所有制医院的典范,主体80%是社会资本,20%是国有资本,股权架构目前为止比较清晰,现在已经建成投入使用满一年,总投资超12亿,现在除了心脏、神经外科其他科室都有。

我们医院通过一年的积累,目前为止已经有127个多点执业医生在这里注册,还有8位外籍医生在这里注册,90多位上海大型公立医院著名专家到这里开展执业活动。”张澄宇表示,医学中心对专家团队的选择有严格的标杆,要和名院的名科合作,至少是上海重点专科或者临床医学中心以上的机构。“目前来讲,到我这个舞台上唱歌的名角还不是很多,希望通过新的体系把名角荟萃到我这里。”

同时,他也表示,医生的流动性是很大的困扰,正在研究利用新机制为专家服务好,让专家在医学中心有做大牌医生的感觉。“让他在和我们合伙过程中实现他自己职业价值的增值,希望有自己的科,自己的院,有自己的品牌,在这点上我们会深层次合作。”

尽管有顶尖的专家团队,但目前医学中心的门诊量并不高,张澄宇表示,目前的门诊量已经超出预期,“我们医院不靠门诊量赚钱,一个医院要能够吸引患者,除了有良好的管理,良好的服务,良好的设施外最关键的还是有精英人士,这是任何医院必须要有的”他表示,由于医学中心与生俱来的缺陷,不能走门诊量模式,所以医学中心不会建专科团队,相反要建的是护士团队、检查团队、麻醉团队、ICU团队。

我希望能够做成五星级的机场,而不是五星级的航空公司,我们的模式是平台化以后的目标还是坚定于此。”张澄宇表示,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只能通过办法来缩短发展周期,希望把好的专家团队在医学中心里面把小专科做大,孵化出来,等到真正成熟了,再进行二期规划,让它成长,开花散叶。

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公私合作模式,是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一种项目融资模式。在该模式下,鼓励私营企业、民营资本与政府进行合作,参与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4月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在公共领域大力推广特许经营、PPP等模式,吸引社会投资。

我经历了这个医院从一个概念到变成医院园区,个人认为政府开放PPP有各种动机,比如政府职能已经超越了他的能力,他要让某些领域开放提供服务,同时政府在过去对公共医疗资源的投入过程中,投入很多,服务能力的提升也很快,但是政府、社会和医务人员都不满意,这样综合的原因使得政府放下身段打开PPP合作模式。”张澄宇指出,社会资本一直是对中国医疗行业有长期的兴趣,只是因为壁垒太高进不去。一个是政策壁垒,第二个运行壁垒。社会资本看中大医院的社会品牌、专家资源、管理经验和能力以及强大的人脉背景。

社会资本想借政府公立医院的船出海,政府想借社会资本这艘船下海。在过去实践过程中,我认为PPP需要思考,没有那么美好。”张澄宇说,首先政府并没有真正把医疗领域壁垒拆除,其实实际运行过程中还是有很多“门”。第二,在社会资本和政府资本进行合作的情况下,配套的政策还没有解决。第三,对于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机构,政府和社会还没有认同。“很多人还在提公益性的问题,社会上也有很多垢病,从道德高度来说这个坎还没有绕过去,政府面临各种各样社会舆论的压力。”

国际PPP模式在职能边界很清晰的情况下,把一部分社会公益事业让给社会资本管,但是政府管理的体制跟中国很不一样。在谈到医学中心未来的发展时,他表示, “我们是早上三四点的太阳,可能会掉下悬崖,但每往前走一步天会更亮,每往上走一步我们会站得更高。”


2015-10-28 16:58 | 来源:医药地理 | 编辑:jc | 作者:吴玉兰 0
(0)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17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