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首页>行业经纬> 行业分析
圆桌会议:“医•工•商”话产业新趋势
纵观整个医药工业产业链,有工业,有商业,有医院。工业要减缓怎么办,流通要托管可不可行?11月26日,“2014年(第三届)医药战略峰会”上午的圆桌会议以产业链发展为核心,围绕“医·工·商”趋势,邀请到了广东天普生化医药股份有限公司CEO李翰明,海南卫康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定旺,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蔡仲曦,广东省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赖伟华,南京鼓楼医院党委书记周长江,汕头市中心医院院长许海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助理陈玉兵共同探讨。

纵观整个医药工业产业链,有工业,有商业,有医院。工业要减缓怎么办,流通要托管可不可行?1126日,“2014年(第三届)医药战略峰会”上午的圆桌会议以产业链发展为核心,围绕··趋势,邀请到了广东天普生化医药股份有限公司CEO李翰明,海南卫康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定旺,国药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蔡仲曦,广东省人民医院药学部副主任赖伟华,南京鼓楼医院党委书记周长江,汕头市中心医院院长许海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助理陈玉兵共同探讨。

 

 

李翰明:生物类似药期待政策支持

关于生物制品方面,如果按照国家的方向,应该是鼓励更多创新,更多的生物药提供给医院,所以不应该再分。现在看来,在政策方面,有许多问题还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生物类似药还没有得到完全的支持,希望今后能够有所改变,另外在创新研发方面也还是差的很远。

韩定旺:十三五下,质量优先,优质优价

我是做制造业的,现在是面临最大压力的一个行业,既有产品的竞争,也有生产过程的竞争,还有很多招标的问题。关于招标,十三五中有很多新政策和新模式的介入,包括三明模式的推行等等。我的感受就是招标一直在喊的两句话:质量优先,优质优价。我认为真正的竞争力除了创新还需要严格控制生产过程。生产是决定质量的重要要素之一,技术创新是关键因素,同时生产过程是质量保证的手段。作为制造业,我对医药产品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家。

蔡仲曦:商业公司进入医院管理,顺应医改需求

这些年国药控股在全国的发展势头比较迅猛,在深化内部整合的同时,我们也在更多的探讨一种对医院与供应商更好的服务模式。两年前我们就已经与上海、北京以及其他一些省份的医院开展了深度的合作,提供深度的服务模式,就是我们自己所认定的物流的模式。我认为我们现在的服务模式不能说是药房托管,我们做的是一种提供业内服务的方式,在做服务的过程中不排斥第三方,并且为医院构建了一个供应链的平台。以前药房是一个盈利中心,未来药房将会逐步成为一个成本中心。我们有责任来协同推进整个医改的进程,同时从短期来说作为商业公司也会承担一定的经济责任,也有可能要承担一定的成本。通过企业管理的模式来管理医院院内药房,我们在北京、上海试行以来,明显可以看到社会成本的降低。同时这也是符合产业链的发展需求,在提供更好服务的同时,又能减少生态链总成本,也顺应了医改的需求。

赖伟华:药品零差率影响医院运行

我们现在面临的最接近医改的项目就是药品零加成,影响最大的就是医院药房。我有几个看法,首先一个地区开展政策后患者可能因为怕麻烦到其他地区就诊,从而转嫁给了其他地区。第二就是总额的下降会不会造成零售价的上升,也就是说医院药品的总费用下降了,但社会药店的总费用上升了,那对患者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由医院流向社会药店而已。对于零差率我不是特别理解,一方面是零差率似乎不认同医院药品经营的成本。第二,零加成无非想解决看病贵和商业贿赂的问题,但我个人认为零差率不能影响医生的处方意愿,想达到这个目的不一定能够实现。另外零加成可能会对药品产生影响,这会对医院的运行产生很大的影响。

如果将药房真正的托管出去,将非商业的医院交给一个商业的机构,以后给医生回扣的不一定是医院了,可能还有厂商。站在医院的角度,是不理解的,医院只能在执行的过程中寻找一些更变通的办法来去减少损失。

周长江:零差率后医院可以做一些变通

作为医院发展的过程中,当然从上到下就是一个零差率,我们国家在推动医改和公立医院改革的过程中把零差率作为一个重要的工作在做。国家通过零差率,不单和医院发生关系,也和其他很多环节都发生关系。在差价对医院的整个运转过程中,从这个层面上我认为对医院的要求也有了一些变化。刚才蔡总说了他们做了物流延伸,我觉得这一块是不是应该由专业化的公司来做,医院能不能和物流延伸结合起来,把我们的人员更好的投入到临床药物研发。所以从今后的发展,零差价之后,医院可以做一些变通,更适应这些改变的方向,解决成本的问题,另外给一些更有专业化和科学化的公司来做。

陈玉兵:信息化手段催生未来医院

为什么现在看病这么难,就是我们的市场需求很大,也就是患者很多,讲市场。从患者的流向来看,很多人不愿意去基层医院,导致大医院压力很大。这种情况下各个医院也做了很多的探索,比如说在移动支付上的办法,从2010年开始我们就为了缓解患者就医难的问题我们推出了一系列的措施,主要的核心的部分就是把预约做到前面,让患者提早看到自己的看病信息。在2013年我们又推出了一个APP,患者直接在手机上可以挂号,提前半个月都可以挂号,然后检查结果查询,快到这个时间的时候就提醒前面还有几个患者,患者就可以很好的安排时间。在今年的630日我们又推出了微信挂号和微信支付,就在上一周我们又推出了支付宝的支付模式,这样几个模式出来之后的话患者就可以很方便的选择,特别是年轻人用的比较好。所以我想从两方面来说,医院应当从自身内部利用现代信息手段优化患者就医流程和各个环节,降低在医院等候时间,同时应该是要加大这方面的投入,能够有更多的资源,从根本上解决患者就医的问题。

许海雄:招标需要科学估量

今天是药、企业和商坐在了一起,我们是一个链条,少了一个多不行。作为院长我对药就三个,第一是质量考核,第二是价格问题,第三是没有回扣,如果这三个都能做到我们大家都可以愉快的活着,不会那么纠结。

就这样来推导,零差价之后大家都在想这15%怎么转嫁,很自然供应商是最头疼的。本来招标是一个好的手段,但就是没有招好,你招好了让院长挑,挑了之后又说医院贵,医院有回扣,所以怎么弄好真的很头疼。但是不是没有办法,我站在院长的角度,商家的要求也不高,现在招标低价药买不到,为什么呢?因为它违背了价格的规律,企业不可能去生产亏本的药。我有一个想法,如果医院靠药品来养活这是不行的,那15%去完了之后感觉上药品的医疗费用下降了,而把15%转嫁到医疗服务价格上。

我觉得其实不能在药品已经成品后来招标,应该在生产环节去招标,当然国家要做出一个比较科学的判断,让有资格的企业来生产。当然国家还得给一个销售的渠道,既然招标了就得保证销售,这种情况下我就觉得它的药品质量价格就是合理的,是没有回扣的,所以关键点是在回扣。

 

 

互动提问

关于看病难的问题,为什么中国的这些人民都往大医院跑,不去二级医院和社区医院?是不是在政策上也应该给二级医院或者是社区医院有一些好的技术医生的派遣,或者是好的管理,以及建立一些社区服务?

周长江:实际上卫计委也在推行分级诊疗,这过去也在做,但那时候不健全,主要有几个问题,第一就是医疗资源不能满足,第二就是所有的费用没有放在点子上,第三是大医院人满为患,造成一个整体上没有一个资源的好的组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牵涉到医保支付,因此这里面是还有很多的问题。分级诊疗只能解决一部分的问题,按照现在的经济和医院和分级诊疗来做,你说的这个我觉得还需要一定的过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大医院的医生能不能下去,可能我们的大医院的医生下去了只能提高一个知名度,也只是一个浪费。

 

我也是一个医生,大家对于医改的问题,基本上是把零加成是提到了医生的回扣问题和整个产业链的回扣问题。医改改的是怎么用药更合理,用药监督、医保评价等一连串问题,所以当这些矛盾集中到一起的时候,作为矛盾承载体,医院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想法

许海雄:关于大医院的问题,很多人关心医生的灰色收入,因为正面的收入不多,但就一个国家体系来讲,规定医生收入不能高过公务员,但实际上已经高了,所以涨工资很难。再一个就算有政策允许提高工资也没钱发,医院的利润就在那里。

对大医院来说还能过日子,但基层医院确实存在又没钱,条件又差,又没有经济型的情况。但一旦每个人一个月有1000元的保障的时候,问题又来了,这不是通过绩效考核去发的,而是保证收入,也就是说你做或者不做都有1000元。而现在医患矛盾又比较紧张,以前为了多开药还得多看几个病人才有收入,但现在不用了,也有问题。所以在这个体系中我觉得想解决问题不是那么简单。

 

(全文根据其2014年医药战略峰会演讲选编)

 

                                                (记者:姚晓璐)


2014-11-27 17:46 | 来源:医药地理 | 编辑:姚晓璐 | 作者:姚晓璐 0
(0)赞 (0)个收藏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还可以输入个字
评论加载中...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网站地图 | 工作机会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   ©2017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219号